• <acronym id="6v6xl"></acronym>

  • 經濟發展

    發布日期:2017-12-29瀏覽次數: 字號:[]

    點擊查看江蘇省歷年十項經濟數據GIS圖表數據

    點擊查看江蘇省各地歷年家庭收入GIS圖表數據

    【古代經濟】早在距今七八千年的新石器時代,現江蘇地區就誕生了原始農業、原始畜牧業和原始手工業。但由于境內臨江沿淮瀕海,早期缺乏防洪排澇設施,洪患可以恣意為害先民,洪水過后土壤又極易鹽堿化,經濟水平很低。在中國現存第一部文獻匯編《尚書·禹貢》中,徐州(包括今蘇北等地)的土壤肥力和田賦貢獻率名列全國中游,揚州(包括今江南等地)竟排在最后。秦統一全國后,隨著鐵器農具的普及和生產技術的進步,今江蘇地區與全國一樣,經濟呈總體發展的歷史走向,同時也表現出歷史階段性和區域差異性的自身特點。

    西漢惠帝、文帝、景帝時期,是江淮之間和蘇南地區經濟發展的第一個高峰。漢高祖末年,吳王劉濞利用富有銅礦和沿海地緣優勢,采銅鑄錢,煮海為鹽,國庫充裕,遂在全境取消稅賦,民間經濟發展獲得強大的動力,國強民富,富可敵國(漢王朝),《漢書·枚乘傳》稱其“富于天子”。

    東吳、東晉及其此后的宋、齊、梁、陳,相繼在今南京建都,境內江淮和江南成為東南政治中心。加之北方陷入長期戰亂,中原精英紛紛渡江南下,大部分定居在今蘇南及其周邊地區。在此期間,六朝政權偏安一隅,江南地區得益于長江“天塹”屏蔽,數百年間沒有發生大的戰事。中原人口的持續遷入,帶來北方先進的生產技術。另一方面,人口密度的增加也迫使人們開辟荒野,擴大耕地,在原有的土地上精耕細作,南京、鎮江、常州、蘇州成為當時重要的都市。但同時,淮河流域由于處在南北爭奪的交錯地帶,受到戰爭的反復破壞,生產力遭到極大摧殘,經濟發展逐漸落后南方。

    隋代南北大運河的開鑿,為江蘇的經濟騰飛提供了千載難逢的契機。廣大鄉村借水而興,許多城鎮因河而盛。位于長江和大運河交匯處的揚州,成為南北交通、經濟、文化的樞紐,繁華程度在長江流域與成都并駕齊驅,人們謂之“揚一益二”。到了唐后期,經濟地位已超過長安、洛陽,雄踞全國之首,成為最為繁華的工商業大都市,史稱“天下之盛,揚為首”。安史之亂以后,五代十國紛爭,北方戰無寧日,江淮地區相對安定,北方人口第二次大規模南遷,再次推動江蘇經濟崛起,并逐漸發展為國家的財賦重地?!缎绿茣嗟螺泜鳌分^之“江淮田一善熟,則旁資數道,故天下大計,仰于東南”,杜枚《崔公行狀》謂之“三吳,國用半在矣”,蘇州刺史白居易謂之“當今國用,多出江南;江南諸州,蘇最為大”。

    宋代范仲淹在今南通、鹽城地區修建捍海堰,使得農田和鹽場免受海潮襲擊,史稱范公堤。太湖地區興治的圩田形成由人力控制的排灌體系,成為當時領先全國的旱澇保收良田。宋金對峙期間,北方人口又一次大規模南遷,為江蘇經濟帶來第四次發展高峰,并最終超越中原,成為全國的經濟重鎮。當時流行民諺說“蘇常熟,天下足”,后演變為“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至此,江蘇經濟通過深厚的歷史積淀,形成一股巨大的慣性力量,持續發展。但在蘇北地區,自公元12世紀末黃河奪淮入海,大片農田被淤埋,村莊被摧毀,水系被破壞,進一步拉大了與蘇南地區的差距。

    代太湖流域成為全國的植棉中心和棉織業中心。明初定都應天(今南京),明代后期資本主義開始萌芽,進一步推動了江蘇發展。據不完全統計,明后期地域面積只占全國的0.33%、耕地面積只占全國的2.85%的蘇州、松江、常州三府,農業財政貢獻率卻占到全國財政總收入的23.96%。其中,蘇州府在洪武二年(1369)向朝廷繳納的糧食竟然占全國總額的11%,超過當年四川、廣東、廣西和云南四省的總和。迄于清代,蘇州、南京和浙江的杭州成為全國三大絲織業中心,揚州成為淮鹽運銷中心,無錫成為全國四大米市之一。

    【近代經濟】江蘇是中國近代經濟起步較早的地區之一。鴉片戰爭后,清王朝簽訂《南京條約》等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江蘇被迫對外開放。洋務運動開啟了江蘇經濟近代化的進程。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等人提倡發展近代經濟,先后創辦蘇州洋炮局、金陵制造局等“洋務”實業,并“仿用西法”,開礦設廠,興路同航。光緒九年(1882),徐州利國驛礦務局成立,這是江蘇第一個近代民用企業。甲午戰爭后,一些愛國官紳、商民投身實業,短短幾年中,先后興建無錫業勤紗廠、蘇綸紗廠、大生紗廠等9家近代企業。光緒二十六年(1900)后,清政府實行“新政”,江蘇民族工業得到快速發展,工廠總數達50多家,其中棉紡、繅絲、面粉3個行業最為發達。民國建立后,江蘇逐漸成為全國的政治中心。民國政府先后頒布一系列經濟法規和政策措施,推動經濟發展,江蘇涌現出南通張謇、無錫榮氏為代表的近代工商業集團。以棉紡織、繅絲、面粉三大行業為支柱的輕紡工業形成具有江蘇地方特色的近代工業格局,并呈現出“南強北弱”的區域經濟特征??箲鸨l以后,在日軍的侵略和占領下,江蘇民族工業遭受重創,經濟凋敝??箲饎倮?,江蘇經濟得到恢復和發展。據1946年統計,全省共有76家棉紡織廠,擁有紗錠122.26萬枚,比戰前增長98.6%??壗z業發達的無錫,以6000部絲車、6.2萬名絲工的實力,居全國首位。

    【現代經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后,江蘇經濟取得長足的進步,建立起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農村改革率先突破,拉開江蘇各領域改革的大幕。鄉鎮企業從蘇州、無錫、常州起步,開辟了中國農村工業化、農村城鎮化的新路,形成特色鮮明的“蘇南模式”,江蘇實現“由農到工”的轉變。20世紀90年代,省委確立經濟國際化發展主戰略,昆山走出 “昆山之路”,蘇州工業園區成為國際合作的成功典范。全省經濟國際化水平顯著提升,實現“由內到外”的轉變。進入21世紀,以加入世貿組織為契機,江蘇推動開放型經濟向更高層次更寬領域拓展,國企改革取得突破,民營經濟蓬勃發展,呈現出國有、民營、外資“三足鼎立”之勢。江蘇在全國率先發展創新型經濟,開啟“由大到強”的轉折。黨的十八大以后,全省展開“兩聚一高”新實踐、建設“強富美高”新江蘇,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建立起全國規模最大的制造業集群,經濟結構實現“三二一”的歷史性轉變。江蘇以全國1.1%的土地、0.9%的海域、5.8%的人口,創造了超過10%的經濟總量。2019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99631.5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6.1%。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4296.3億元,增長1.3%;第二產業增加值44270.5億元,增長5.9%;第三產業增加值51064.7億元,增長6.6%。全省人均地區生產總值123607元,比上年增長5.8%。

    (蘇?鑒)

    資料來源《江蘇年鑒》,截止至2019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