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6v6xl"></acronym>

  • 方言

    發布日期:2017-12-29瀏覽次數: 字號:[]

    全省分為3個方言區,即江淮方言區、吳方言區、北方方言區。

    分布于南京、揚州、鎮江、淮陰、鹽城市和南通、連云港兩市的一部分。本區分揚淮、南京、通泰三片。揚淮片包括揚州、淮安、鹽城、連云港(除贛榆)和鎮江市區、丹徒、句容、泗陽、泗洪、沭陽;南京片包括南京市區、江寧、溧水、浦口、六合;通泰片包括泰州市區、姜堰、泰興、興化、東臺、大豐、南通市區、如皋、海安、如東。響水、濱海兩縣沿海地區有山東移民。大豐市有吳語區移民。洪澤縣有徐州移民。句容市有河南、湖北移民。

    分布于蘇州、無錫、常州市和南通、鎮江、南京三市的一部分。本區分蘇州、常州兩片。蘇州片包括蘇南東部的常熟、太倉等市縣和江北的海門、啟東;常州片包括蘇南西部的宜興、高淳等市縣和江北的通州、通東話。宜興有浙江、福建、河南、山東、安徽、湖南、湖北移民。丹陽、溧陽有河南、湖北移民,數量多較集中。昆山有江淮方言島。

    分布于徐州市和連云港市、淮安市、宿遷市的一部分。本區分徐州、贛榆兩片。徐州片包括徐州市區、銅山、豐縣、沛縣、邳州、新沂、睢寧、宿遷、宿豫;贛榆自為一片,特點較為接近山東膠東方言。該區方言與山東、河南方言較接近,按其語音系統屬于中原官話。贛榆縣、沛縣有山東移民。

    全省三大方言區地域分布集中,但不完整,分屬官話大區和吳方言區,且均偏在一方,方言區之間有很長邊界線。江淮官話與吳語在江蘇境內的交界大體以長江為界,但邊界線并不與長江完全重合。江北啟東、海門、通州(部分)、靖江(部分)仍說吳語,江南南京、鎮江等地已屬江淮官話。溧水、句容、金壇、丹徒、丹陽、靖江、通州為官話與吳語交界地帶。邊界線上方言交互影響,語言現象復雜多樣。如溧水、金壇兩地原本都屬吳方言區,但半個世紀以來,江淮方言逐步滲入,現今縣城已普遍說江淮方言,公共交際不再說吳方言;老年人之間及農村還有吳方言存在,但已日漸衰微。

    城鎮和農村都有雙語現象,其間語音、詞匯、語法等方面過渡現象豐富多彩。一縣之內在語音上有很大差別。如泗洪縣入聲字,自南向北逐步減少,最南部入聲基本齊全,最北部入聲已不存在,中部則相當混亂,老年人和青年人大不相同;通州市濁輔音,自西向東逐步增多,“通東話”是江淮方言和吳方言過渡區。

    此外,省內許多地方有外來移民,他們聚居成片,說原籍方言,形成大小不等方言島,并與周邊方言同處邊界線上,方言島人數少,處在包圍之中,方言島內雙語制,島內外方言都會說。全省有方言島數十處,主要分布在黃海沿岸響水、濱海、大豐地區和蘇南丘陵地帶宜興、溧陽、丹陽、句容地區。

    全省25個中心城市,語言影響較大,分別是:蘇州、吳江、常熟、無錫、常州、海門、丹陽、高淳、南通、如皋、泰州、鹽城、阜寧、鎮江、揚州、寶應、盱眙、淮安、泗洪、連云港、東海、南京、贛榆、邳州、徐州。其中蘇州、常州、南京、揚州、泰州、徐州、贛榆,可作為7個方言片中最具代表性方言點。丹陽、高淳、東海、泗洪、贛榆等屬交界地帶方言,語言現象比較復雜。

    (蘇?鑒)

    資料來源《江蘇年鑒》,截止至2019年12月31日